【菊灣】和服




  一樣是那些聲明。








  粉櫻纏身,朵朵盛開,深色底中透著幾分淒美;月灑滿地,美不勝收,卻非往昔熟悉之景。沒有紙門和塌塌米,室內全是中式格局:雕花木床,深木書桌,盡華麗之能事的絲織枕被。鴛鴦刺繡沒能完成,就已淚痕渲染。少女輕撫著和服上櫻花艷麗,是了,象徵他武士情操的花。於最美麗時落下,正如武士死於忠義,他的帝國敗於擴張。


  這已經是不必要了,再披著這身不屬於她文化的衣物。可卻有種莫名的眷戀縈繞不去,讓她一些都沒有脫下的打算。然後,她突然想把自己勒緊,用這身象徵他的和服。她想要被勒得喘不過氣,緊得無法思考,緊得忘記他已然離去的事實。

  但當她已經使力到關節泛白、骨頭格格作響、呼吸撲了個空時,才一口氣鬆了開來。那一瞬間,思緒壓力全數回歸,壓得她撲倒在地。她想起自己剛剛的行為,竟是出於「想被束縛」這般卑微低下的理由,不由得任憑地上冰冷吞噬,眼淚浸濕衣袖。


  人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渴望不自由?她不知道。以前總覺得自由是天上的浮雲,是資本主義著宣傳思想的口號,虛幻而不真實。牢籠才是真正屬於她的。但現在,浮雲成了手中玩物,她卻無措;她的人民歡欣鼓舞,而她只能無語望天,心中沒有高興也沒有悲傷。或許情感早在多次抗爭中消磨殆盡,她已忘記如何開心。

  壓在身上的重擔一下輕了許多,但太輕了,讓她覺得自己像是汪洋中一條找不到方向的浮船,沒有重量,沒有意志,跟著世勢載浮載沉,隨時都有可能被吞噬。縱使有能力,也忘記如何使用了。她被豢養成只能活在籠中的細雨家禽,忘記要飛,一離開鳥籠便無法生存。



  這便可以解釋她為何做出那樣的愚蠢行為了:就算再輕盈,她終究不習慣。在意志上她是想要自由的,畢竟爭取了多年。可是內心深處呢?卻想像千千萬萬個日本女性,被和服緊縛,被壓力綁住。這想望無論如何和她的天性不合,怎麼會有如此奇怪的想法呢?


  若非是和服,她會這般眷戀嗎?



  答案呼之欲出。


  「不,不是的。」像是掩蓋什麼,她反覆地否定著。對一個綁了自己五十年的人,怎麼可能存憤恨外之想?那傢伙的蠻橫他的無理他的冰冷他的眼神他的體溫他的言語……


  然後她沉默了。


  再望向擺在床上的旗袍,她深知哥哥待自己情深意重,現下雖有背叛之意,卻無心疼之情。微笑走近,將旗袍深埋至衣櫃最底層,再伸手抽出幾年來穿慣的和服,如穿新衣一般,一件一件地試。


  反正只是一時的嘛。她笑著告訴自己,更加肆無忌憚。




  卻在聽到風聲時手忙腳亂起來。







  穿舊衣如新服是因心中情感不同,原是平凡衣物,現在成了定情物(去死)。

  手忙腳亂表示少女羞澀,不想情感被人發現。


  後面跟我原本的用意似有很大的不同,可我也忘記原本在想什麼了,所以還是就這樣吧。



題目 : APH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 一秒 | 主頁 | 【菊灣】設想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