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灣】設想


※歷史向,五十年。
  她一直在設想一件事。


  假使她不是真正的她,或者她根本不存在,又或者一切都是幻覺。

  這不是胡思亂想,對她而言,這是必要的思考。


  她從不看哲學書籍。她的生活,就如同大部分被男人囚禁的的女性一般,乏味而單調。存在於被呵護的世界之中,日食珍饈,夕披絲縷,生活所需一樣不缺。而愛情,就連愛情,也像是被賜予的一般:丈夫定時地回到家,在她耳邊輕問今天的狀況,然後輕輕地,有時戲謔地,在唇上落下一吻。

  再便是夫妻之事。

  似乎只是為了這個目的而活,成為丈夫的枕邊人,聽命於他,做個順從的理想妻子,彷彿這就是她所有的存在價值。她甚至不需要思考,思考只會使她迷網,使她懷疑這日常,而這對她的生活一點益處也沒有。


  可是她終於還是走向謬思之門了。


  似乎是一種無法停止的狀況,她不明白,腦中這些冒出來的,懷疑著生活本質的問題是怎麼回事。既如此陌生卻又如此熟悉,好像在多久以前她曾經堅信某一個理念,嚮往靈活而深刻的思考,而那時,她是用極積極的態度來探究這一切的。

  好像她曾經活過。

  這些隱隱約約的印象隨著問題出現的頻率越曾越多,以近乎譴責的態度檢視著她現在所處的一切。革命,流血,夢,社會運動。可能是她,又可能不是她;存在,又可能不存在。事情開始朝著撲朔迷離急速奔馳。儘管如此,她依然還是過著原本的生活,靈是靈,肉是肉,她的靈魂在現實與夢的夾層中游蕩,肉體卻依然過著原本規律的生活。沒有夢想,沒有信念,只是為回憶所惱。


  但這一切都會在丈夫回來後獲得暫時的解脫。是一種咒語,也是一種強制,在丈夫身邊的時候她什麼都不會想,只是專心地享受著兩人在一起的感覺。


  「你將只屬於我。」在什麼時候,好像有人這麼告訴她。

  
  更正確來說,她是什麼都不能想。好像想起過去便會毀了一切,會毀了現在她早已習慣的日常。她的夢她的激情會毀了她的生活,理想和現實是二元的,他們誓不兩立。


  於是她只能忘記。


  除去自己的靈魂,將「自己」這個本質徹底解構,再建築,成為一個完全陌生的個體。一切都不記得不知道,一切都建立在被隱藏的事物上。更正確點說,她的記憶是被封印的,過去的她曾有過輝煌歲月,曾經為自由拋頭顱灑熱血,骨子裡滿是傲氣,如冬天盛開的梅。


  而今。


  記憶只會壓垮她,使她日日夜夜想著復仇之事,想著自尊,想著故國。這對一個俘虜來說,只是令她浮沉苦海的大石。若要說今日的無神之因,那便是她已經承受過這重量一次了。


  為了不使自己再次受到傷害,她的身體啟動了名為「遺忘」的保衛機制。


  但這次的排山倒海卻無疑是在強力地衝擊她的防線,她沒有反抗也沒有拒絕,她隱約地察覺到這是她內心深處最不被允許的想望。


  這是一場靈魂與現實,堅持與妥協的鬥爭。



  直到。






  直到窗邊開出了冷峻的梅,白淨無瑕的花瓣睥睨著其他未出芽的枝條,她久久注視這景象不能自語,眼中泛著似有若無的淚光。


  更外,槍聲陣陣。


  汙濁的血染紅了梅花朵朵,卻沒有想像中的噁心景象,反倒是出落得絕美脫俗,帶有不祥的冰冷光輝。彷彿這才是它原本的樣貌,紅梅佇立,觸目驚心。


  然後她聽見了夫君戰敗的消息。久違的淚水這時才留下,她用長袖擦了又擦,臉上依舊沾著擦不掉的汙穢。




  就如同曾經設想的一般,這幾十年對她來說如同幻覺。










擦不掉的汙穢:這些年來的作假表情。


  

題目 : APH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 【菊灣】和服 | 主頁 | 二十字微小說挑戰─菊灣,米英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