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灣】相詩





※一切與現實之國家軍隊人物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文言注意











  午夜乍醒夢稀微,蟲聲斷,殘風絕;
  月落一地冷光碎,迷濛間,影徘迴;
  如憶數載共此夜,低聲語,薰香醉;
  而今寂寥魂欲斷,孤身難眠;
  卻無奈思君已去,喚不回。



  灣悄然落筆,墨帶數滴梨淚暈舞紙上。景如昔,人不故,莫不令人傷感?然傲骨不許信往返,眼帶殘念,隨手棄於紙簍。

  侍女見此嘆可惜,兩者相思,默不得語。遂將墨字託商船,往北去。


  本田見詞雖喜,卻也心疼;此嘆獨灣有乎?己亦然!「雨打落花滴滴冷,夜半驚醒不見人,明知彼已成追憶,卻止不住罔然情。」獨自一人等待天明的情況,他經歷了無數次,而每每想起那曾近在眼前的笑容,便是悲喜交雜。因今身分不同,非如以往,再不是隨時可見。感此傷心,滿溢的思念只得化作文字,飄於兩人之間,始終沒有傳達到的一日。今收字條,雖非灣所寄,卻足暢敘閨情。本按耐住的情緒因信崩毀,本田南望,視線漸糊。



  灣於書房,忽有人從後環抱,猝不及防。原本的僵直在明瞭來者何人後逐漸鬆懈,而語氣依舊強硬:「你我皆貴為國家,如此摟抱,成何體統?」

  「君之思又成何體統?」

  「非有此事,君之妄想也。」

  「月落滿屋梁,猶疑照顏色……」

  灣雖有不祥之感,仍故作鎮定:「莫非杜詩?何干?」

  「形似也。真不知?休怪我念出:『午夜乍醒──』」

  灣趕緊摀住本田的嘴巴,又急又羞地四處張望。本田見有機可乘,拉了把灣往懷裡便輕鬆地在唇上落下一印。

  灣羞紅了臉,咿咿呀呀說不出話來。平靜之後,才暗罵了一聲「登徒子」。

  「我非登徒輩,」本田笑笑,灣發怒的樣貌甚是可愛。「你可敢言,未作此想?」

  「無禮。」

  「那彼詞何意?莫非相思……」

  「不可言。」灣作禁聲態,一臉悽然。

  「何懼?彼泱泱大國?」

  「非僅懼也,亦有他感。」

  「我在此,方可直言。」

  「拒答。非因外,下有民。此思莫非己念,不可言。」

  「國亦有情,不應避。」

  「今與君已無干係,僅存貿易旅遊文化交流,政治甚無實交,君何求?」

  「非託邦交。何需以有形證無形?虛妄也,所期將落一場空。」

  「空又如何?日夜北望,不見所思;獨遊花園,見櫻傷感;朱墨爛然,字皆思念;行住坐臥,常伴君影。耳畔笑聲充斥,卻是舊時光陰;眼現和樂情景,卻已不可追尋。明知如此單相思,不過徒然,卻拋不下,甩不掉。此夕此心,君可知!」灣一口氣說完,伴著近乎崩潰的情感。長久以來累積的思念重得無法負荷,而只隔海峽一條卻不能見,不能聽,不能言,時痛苦非凡。只因以一國之姿,不可為兒女私情,以下視上將不見利弊;或曰彼岸有眼,為怕傷心痛苦,不可與任何人近也。

  「可我終究愛你啊,就算如此仍止不住思念就是最好的證明;我甚至無法停止這日夜北望,明知不會有任何答覆卻依舊將封封思念你的信投入東海。可沒想到啊,難得留者著的一封卻被多事者寄了去。而你就非得如此殘忍,偏要揭穿我的偽裝。原本不是好好的嗎,就我一人,獨自在這思念你的輪迴中徘徊便罷。」灣說著,細長的眼睫毛垂了下來,眼神黯然。

  「並非只有你啊,灣兒。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吃飯時對著多準備的碗筷發楞,趕搞間的塗鴉全都形似一人,出遊便想著這飾品配戴在妳身上如何如何……可我也默默,我甚至不明瞭這種情感之謂何,想忽視也無法。是妳點醒了我啊,灣兒。」

  「也不過點醒罷了。好了,現如你所想,我將我的心全吐了。廉恥傲骨什麼也不顧了,反正歷年來早已折斷了好幾次,今也不多要緊。然後呢,你有何打算?我們能怎樣嗎?不過維持現狀罷了,因為於事無補,我才堅持不說。」


  「唉,」本田嘆了口氣,大概是判斷灣的堅持是變相的彆扭,就連撒嬌都如此強硬。

  「非得要我說明不可嗎?你這中華女孩還真是在挑戰大和民族的廉恥。」


  本田搖了搖頭,想起幾天前看的動畫,一句很適合這情況的話。





  「希望能成為流行啊,灣─蕩れ。」()








註:化物語中男主角阿良良木回應女主角戰場原的話,中譯作「─迷」。



  結尾如果不清楚的話就去看化物語吧,就是那個意思。

  全篇共引用杜詩、李商隱詩、蘭亭集序、與元微之書,如果看到熟悉的詞句無須訝異。

  文言為個人喜好,如造成閱讀不便在此道歉。


  後面講一下好了,灣的彆扭是不滿本田只用「點醒」這種迂迴的說法作為告白的回應,那一長串指責其實是抱怨。

  總之兩人勉強算是在一起了。

  ……所以我說這邊根本就甜的吧!前面是在悲什麼!









題目 : APH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 二十字微小說挑戰─菊灣,米英 | 主頁 | 【菊灣】相性百問 >>


留言:

既然作者都說歡迎搭訕了我就毫不客氣了XDDDD

很難得看到有人會用古文作為基底其實看了我好高興(你高興什麼
用文言文寫出來的文章總是別有一番逸趣,尤其作者您用了許多名家的句子,連接方面非常自然,雖然中間那部分突然轉成了白話讓我驚恐了一下XD

請繼續創作出菊梅相關的好作品吧我隨時會再來突襲的(被拖走

Re: 沒有輸入標題

  啊啊啊是LeMon啊!(驚恐)超級歡迎啊啊啊啊!
  我是那個在會場說你文筆很好卻不敢在網誌留言的人(鞠躬/好像不需要刻意介紹?)。

  中間開始的白話代表小灣矜持的瓦解,本來會執著於此就是因為傳統儒家的束縛,白話文代表新思潮,觀念的開放,所以我認為要表白用白話會比文言合適。

  作者在前,讓我多話一下好了。「北望」的靈感是出自「北國綺麗,南國風華」中,因為覺得在海風中站立,髮絲隨風飄蕩的小灣模樣實在迷人,就借用了。不過將期待之事略作更改。

  喔喔喔為了菊梅我會加油的!

哇啦哇啦的搭訕(對不起,某種偏執狂發作

那個,我可以說一下嗎?嗯……且不論白話文和文言文跟「新潮」及「觀念的開放」有沒有絕對關係,單就我個人的感覺,文言語白話交替挺跳痛的說。

也許是個人的觀點,既然做一件事情乾脆做到底,一開始設想用文言就文言到底;想用白話就白話到底,兩邊搖搖擺擺會讓人(確切來說是讓我)不知道要用怎樣的方式去閱讀這段文字,畢竟對待不同的文體得用不同的方式閱讀。

你知道的,當看到「文言注意」,又看到必須「注意」的「文言」中出現「的了呢嗎」,我的心情……

Re: 哇啦哇啦的搭訕(對不起,某種偏執狂發作


有種被人從背後用力地抽了一下的感覺。

真糟糕呀面對這麼犀利的指責我有點招架不住,就直接說我對於文言的刻板印象好了,這東西好是好論理分明寫景優美可要拿它來談情說愛表明心迹我在情感上是無論如何也難以認同,所以就變成這先文言後白話的詭異樣了。

另外我也不覺得文言和白話用的是兩種腦子,但既已知道大家會有這樣的想法的話,我下次會注意的。

文言無法用來談情說愛表明心迹?

( ´・ω・)つ詩經

Re:打醬油

> 文言無法用來談情說愛表明心迹?
>
> ( ´・ω・)つ詩經


后妃之德?

其實關於這個只是我個人堅持(不,你在戈戲裡就打破它了)。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