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筆記‧日治時期



依舊是角色帶入之菊灣。

背景是日治時期,日人對原住民的理蕃政策。因為角色個性不是很濃厚,並且沒有提及人名,決定不避檢索。






  沒有人知道她從哪裡來。她的肌膚有著平埔族特有的白皙純潔,她的眼睛有著高砂族共通的深邃靈動,她的氣質有著漢人女子常見的溫雅嫻熟,她是頭目的女兒。

  她繼承了泰雅女子的美好傳統,織出來一匹匹布都受到山神和地母的祝福,天地萬物的讚美。如果是在以前,她的臉上會有榮耀的紋面。族裡的男人們獵回山羌和野豬經過她門前,希望看見她的微笑。她的笑容是整個族的寶,高聳的樹和遊蕩的霧都樂於欣賞。她是泰雅最美麗的花中之花。

  可是頭目決定把她許配給日本人。他知道大日本帝國的國旗就是在傳說裡那顆曬得他們睡不得覺的炙熱太陽,可是他沒有辦法,因為政策因為高壓,他沒有辦法。他只能祈求女兒和她的日本男人,能共同繁衍子孫,生生不息。

  從小在父兄的庇護下長大的她更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己要嫁給日本人。就算她族裡有許多老人因為日本人設置的地雷斷了手腳,她還是要嫁給日本人;就算她的長輩們因為強制勞役而苦不堪言,她還是要嫁給日本人;就算她祖靈居住的土地被侵占,哭泣的樹木被運走,她還是要嫁給日本人。她要為他織最勇猛帥氣的麻衣,誇耀他的善戰;她要烹煮他獵回來的山豬,那肯定比她見過的每一隻都要肥大鮮美……她要做他最溫順的妻子,服從他的所有命令。

  她穿著貝珠衣,戴著銅鈴出嫁。嫁到山谷中一間小小的警察宿舍。宿舍底部用磚頭墊高,上面是木製的典型的日式建築。她才知道,一切和她想像的都不一樣。她的身形玲瓏有緻,不適合穿和服;她的腳步熱烈歡喜,不適合踩空心地板;她的民族性活潑好動,不適合長期跪坐。她既沒有布可以織,也沒有野豬可以燒。她後來很久才知道,她的男人其實也打獵,不過獵的不是動物。

  她永遠聽不懂他的男人說的話。不過她相信愛可以超越語言的隔閡。如果男人對她的開山理蕃算是愛。她的日本警察有著俊美的外貌,穿上制服戴上帽子更是英姿颯爽,比她族裡任何一個少年都要好看許多。只是他永遠不如族裡的少年溫柔。每次在她身上都像是發洩,因為她是高砂,是比漢人還低等的高砂。他白天夜裡的工作並沒有不同,都是征服高砂。

  但是白天的高砂會反抗,夜裡的高砂並不會,反而以等候全天的熱情回應他。這是原始的生命力,他不懂的,只當是女人的淫蕩。一次終於受不了,還在身上就對著她大罵。「我早就知道妳是這樣的女人,任憑荷人登岸,任憑鄭氏拓墾,隨便支那開山,美船和法軍都可攻妳,妳——早就髒得配不上我大日本帝國。」
  「可是我還是得要妳。妳有玉山,妳有日月潭。我要運走妳最蔥翠的檜木,買妳最廉價輸出的糖。妳的父兄為我出賣山林建鐵路,命喪我毒氣之下,未來還要為我赴戰場。而妳,我要把妳開闢成觀光地,供人任意進出,一條條鐵公路都通向妳最隱密的洞穴。讓妳──讓妳痛苦致死。」

  她眨著大眼聽,一字一句都不懂。無知如她也還曾經聽聞,日本警察是會拋棄高砂女子的。可她已經跟定了這人。最後,等到他哇啦哇啦說完一長串之後,她才用她像是純淨山林中的母鹿,哀婉而淒切的眼神問著:「你會拋棄我嗎?」

  日本警察懂了。第一次,深深的擁抱住他寬大的高砂妻子。

題目 : APH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 【菊灣】情人節巧克力其實比想像中更難送出(上) | 主頁 | 關於後補 >>


留言:

有後續嗎?

錯字唷(是吧),
第四段。

> 錯字唷(是吧),
> 第四段。

啊啊是啊。
錯在那裡真是教人難堪(掩面)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LOG TOP